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

更新时间:2021-10-28 01:49:02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 已完结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

来源:落初 作者:琳之伊夏 分类:言情 主角:姜璇宜颜阁 人气: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为琳之伊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本文一对一,男女身心干净,时不时撒把糖,甜齁齁  待嫁之前,她是单纯善良的苒儿,是养尊处优的顾王府郡主顾沛蕖,是容颜倾世御赐芳名的顾诗苒;  欲嫁之时,她是被“雅妓”做了三儿,遭退婚的一个笑话。  从嫁之后,她是承‘皇宠隆恩’,贬于芷兰宫中的一名弃妃。  一夜之间她被弃之如敝履!  算计、陷害、欺骗、背叛、追杀……倒霉事一股脑儿地接踵而来!  当深陷泥淖,如鱼肉刀俎之时,若还乖乖等着被宰割,真当她顾沛蕖是傻的吗?  所谓,人一腹黑就招人疼,人一变坏就惹人爱。这个世道,苍天饶过谁!  污她“一枝红杏出墙来”?哼!那可不止,本宫可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  弃她置冷宫的清冷皇帝,怎的就杀了个回马枪,嚷嚷着说自己魂牵梦萦要娶的她其实就是她?哦!去你的!  辱她退婚的傲娇二公子,怎的就哭红了眼,可怜兮兮求着说,有什么法子可以再续前缘?有!滚你的!  另有江湖人士、鬼市战友已经匆匆赶来,一大波帅哥正在靠近,将于五秒内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而那倾城绝世,斜卧软塌,随性观赏着刚染的蔻丹的顾沛蕖,睥睨说到:“等等!本宫忙着为伸冤打怪兽,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帅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宣仪殿内只剩下君臣三人,宇文焕卿闭目良久,忽而疲倦地说:“今天的事朕想你们俩都已经知晓了。朕与顾后之间,早晚会有一次殊死之博。眼下朕只是小胜一局,后路如何,无从知晓。所以,还要有赖二位的相助。”

宇文焕渊见他一身素服,知他对景月兰的死仍耿耿于怀才会说出如此失意之语,便开解:“我二人与皇兄自幼相识,一同长大,何必如此见外!”

宇文焕渊复又拱手复命:“臣弟已经遵照皇兄的旨意,秘调五万御信军于锦陵城外驻扎以防不测。而南宫澈也于昨日,将蛰伏在一揽群芳的影卫姜璇安插进了京门提督府,京城禁卫军的一举一动亦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如此一来,可确保京城与皇宫无虞。”

宇文焕卿睁开眼睛诧异的问:“一揽群芳?那是什么地方?”

宇文焕渊微微一笑:“锦陵城的一个风月场所,那姜璇是大公子南宫清安插在那的一个影卫,现下她被锦陵的酒客奉为锦陵第一雅妓。”

宇文焕卿看着南宫澈问道:“就是帮你退了婚事的那个雅妓?”

南宫澈一脸不自在:“回皇上,正是她。其实她是臣兄亲自训练的影卫。自幼被送到一揽群芳以图监察到那去消遣的百官,一直未被启用。前几日臣为了推掉与顾家的婚事到一揽群芳找她帮忙,后来发现京门提督府的公子对她很是倾心,所以臣便用一石二鸟之计,哄骗过了顾玉章,又让她得进京门提督府。”

宇文焕卿一脸狐疑:“你不是闹得世人皆知姜璇是你的女人嘛?那京门提督府的公子怎么会让她入府?”

“皇兄,这你就不懂了!在风月场中,姜璇是第一雅妓,自然是人人都想近身;而在锦陵城内,咱们玉树临风、清高俊雅的澈公子,那更是受到锦陵城女子的追捧。这女人自然妒恨姜璇可轻易得手,而这锦陵的男人则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拿下南宫澈。”

宇文焕渊眉飞色舞,口若悬河:“所以如今姜璇在锦陵更是声名大噪!加之南宫澈此后再也没去过一揽群芳,这群男人自然是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要赶紧将姜璇揽入怀中啊!所以……”

宇文焕渊将姜璇得以进入京门提督府的因由分析的头头是道,说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行了,你别说了,朕知道了。”宇文焕卿向来知道宇文焕渊的心性,他表面玩世不恭,内则冷静睿智。从小就喜欢和南宫澈抬杠,再让他说下去又要说到南宫澈的身上去了。

宇文焕渊尴尬地抿着嘴,瞥了一眼浑身不自在的南宫澈,他的嘴角复又挂上了一丝浅笑。

宇文焕卿闻着轻轻浅浅的安息香复又闭目养神,淡淡地说:“此次,你们做得都很好。若是放在以前,朕手中无一兵一卒,想必此时顾玉章与世家门阀已经来兴师问罪了!但今时不同往日,贺一泓已经成了禁卫军的统领,而内有朕的御信军坐镇,外有焕渊的锦陵五郡维护,又有南宫府的相助。”

他日前以北疆流寇滋扰边民,随时准备开战为由,将顾玉章手里的二十万顾家雀焰军派出去戍边,如今雀焰军之于顾玉章可谓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宇文焕卿这一日身心疲惫,一脸倦容,他闭目良久,复而又悠悠地说:“朕认为,以顾玉章的眼界及其处事之道,他此时首先要考虑的是顾氏一族的安危与荣宠其次才是顾玉眉的太后之位。朕猜想:他会联合其他世家保下顾后,选择息事宁人,然后再图他法!”

南宫澈听到宇文焕卿透彻地筹谋以及对日后局势发展的分析,深深地被他的治世才华与细致缜密所折服,如此风流人物当为旷世明君。

南宫澈亦更坚定了自己的治世理想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皇上所言甚是。皇上已经临朝称制两年有余,虽然朝中顾后的势力仍然盘根错节,占据大半。但掌管内政的陈国公侯府的陈秉之宰相对皇上亦是忠心耿耿。四大世家中有我两家支持皇上,所以臣猜想,此次至少可将顾后逼出后宫。”

“没错,至少会让她远避后宫……”宇文焕卿淡淡地答道,之后君臣三人之后又说了会儿话,宇文焕渊等人便退出了宣仪殿。

夜阑人静,宇文焕卿从怀里掏出紫玉祥云双鱼佩。看着此佩,他英气的剑眉紧蹙更是一脸哀戚,他轻轻的说:朕心里的那座离宫,希望此生,只住你一人……

永寿宫中,一支残破的梅花象牙簪子被丢弃在地,断成两截,顾玉眉倚在凤座上一脸怒气。

她青筋暴突,横眉怒目,一把从几案抓过写有‘自请离宫,果觉祈福’八个字的小纸条将其撕成粉碎。她许是因为羞愤,许是因为忧伤,许是因为震怒,她开始痛哭哀嚎,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永寿宫。

顾玉眉是荣国公顾文瀚的嫡长女,梁成祖宇文浩辰的结发妻子,天启皇后,梁文帝宇文焕正的生母,如今却要被逼离宫,叫她怎能不痛哭。

想她为宸王妃时便显现出惊人才具,后助力夫君夺得天下。她的一生都争强好胜,高贵典雅,只有她可以把别人踩进泥土里却不容任何人来践踏自己的尊严。

好在宇文浩辰待她不薄亦宠爱有加。她的女儿是长公主,是宇文浩辰的第一个孩子,她所生的儿子,一出生便被立为太子。

也许从那时起,也许从更早的时候,她就变得心胸狭窄,不容于其他权贵,不容于后宫诸妃。为铲除异己,她不择手段,手中亦有冤魂无数。她终变成了自己所厌恶的样子却仍没能留住英年早逝的儿子,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但命运的打击没有击垮她,她为了查清儿子的死因亦为了保住顾氏一族的尊荣,她从痛不欲生中爬了起来并将一个卑贱美人的孩子扶上了皇位。而如今,自己却被贱人坯子和顾氏家族同时抛弃了,叫她怎能甘心。

她回想了以前经历的种种,停下了悲鸣,静静的呆坐在那里。

她捋了捋头发,拭去泪水:“玲珑,把哀家的金银细软、御用之物都收拾一下,然后你去通知顾玉章说哀家愿意离宫,但是哀家要满朝文武相送!顺便告诉他,哀家,还会回来的。”

玲珑眼含清泪,行大礼叩首,便下去办差去了。

昏暗幽沉的灯影下,顾玉眉这一个年过五旬的美妇人开始梳妆打扮,她认真地在自己额间用朱砂描摹着一朵国色天香,生来高贵的牡丹花。

翌日,大梁国的崇明殿内,一番唇枪舌剑过后,身着正红蜀锦绣九凤华服的顾玉眉便起身前往位于晋中的果觉寺,为大梁祈求国运昌隆。

果不出宇文焕卿所料,顾玉章以出宫祈福之托,联合其他世家保住了顾玉眉的皇太后之位。

顾玉章以牺牲顾玉眉在后宫的权力作为代价,化解了戕害妃嫔、投毒太后的风波。

经此一役,宇文焕卿虽未动摇顾氏一族的根本却扫清了顾后在后宫的势力,亦逼迫其离去。

但盘根错节的门阀世家还在,手握重权的顾王府还在,以后的路还很长,很远。而眼下后宫一片祥和,前朝一派生机,让宇文焕卿看到了四海昌平的曙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