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且看今朝

更新时间:2021-10-11 01:18:40

且看今朝 已完结

且看今朝

来源:落初 作者:天翊 分类:历史 主角:王才人安静 人气:

火爆新书《且看今朝》是天翊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才人安静,书中主要讲述了:且看今朝,大浪淘沙,淘不尽那滚滚江水;逝去的英雄,必有后来者。  ······  ······下面的内容正在继续中,等多写一点在上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庸医,一群庸医,若是我儿无法醒来,孤王就送你们去陪伴我儿。”朱常洛暴喝的对着跪在地上的太医道。

“殿下,臣等无能,恳请殿下饶命,请殿下饶命??????”太医们战战兢兢的边磕头边求饶。

“王安,去,给孤王贴榜天下,重金寻求神医。”

“是,奴婢这就下去吩咐。”王安听到指令后,立即退出房间去吩咐事情。

这时,床上的朱由学经过之前的昏厥,已经醒了,但手脚动弹不了,眼睛张不开,嘴无法言语。就连太医之前在她身上又是插针,又是按人中的。他都没有知觉。

他只能听到众人的对话,感到亲人的担忧。

这些又有什么用,现在的他可是比死还难受,明明醒了,可却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自己看到的是无尽地白,是的,白茫茫的一片,还有些许朦胧。

没人和他说话,也没法吃东西。真是吃货,要死了还想着吃。

他在这无尽的白雾中,不,那不是雾,淡淡的白云飘渺,看起来却像是梦一样。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他静了下来,开始思索着自己的人生。感觉自己前世今生就一混蛋。

前世不好好学习,没有多孝顺父母、爱护妹妹;

今世就为了不做饿死鬼,加之有条件,只要能有吃的就道出去寻求。根本就不顾国家先今的状况。

而且自己之前还想着若是能活下去,就当以逍遥王,享尽天下温柔好事。

就从没想过民族,想过上天让自己来到这,或许是想借自己的手改变什么。

唉,这其实也不能太过自责,毕竟前世就一平凡人家的孩子,这一世为天潢贵冑,就好比中五百万大奖一样,就一爆发户。怎么可能有为民族为国家献身的精神。

现在,他在这无尽的白雾中才思索着自己可能的责任,自己应有的担当。

“参见父皇,参见皇祖母,参见母妃”、“参见皇祖父,参见曾皇祖母,参见祖母”、“参见陛下,参见慈圣皇太后,参见王贵妃娘娘。”太子领着众人来到慈庆宫外跪迎皇帝,慈圣皇太后和王贵妃。

“太子平生,众卿平生。”朱翊钧看向诸人说道。“朕家麟儿现今醒了没,前面带路带朕前去。”自从前段时间他夸朱由学为‘吾家麒麟儿’,就改口叫他麟儿。这可是当年深受喜爱的福王也没有得到的荣耀。

之前,只是在宫中叫唤着,并不为外臣知道。但今天,那些本与太子在书房的一众大臣听闻二皇孙突然昏厥,并没有离去,而是都守在房外。

现在被他们听到了天子对二皇孙的称呼,便更让他们对二皇孙加以重视。

以前朝野上下传着二皇孙的事迹,但那毕竟是传闻,多少有水分;

今天在书房他们这群人可是见识了二皇孙的虎气、才情上佳;

可是刚才,短短几字之间,让人感觉到了当今天子对他的爱护比传言中的只剩不少。

一众浩浩荡荡的去了朱由学的房间。

朱翊钧待了片刻,便带着众人回去了。他可是离不开他那深宫温柔乡。

离去时,连续下达了躲到口谕。而且都是为了睡在床上的朱由学而下的,这可是古之未有过。

从太子到最低卑的宫女太监,都为此吓了一跳。但这是事实,众人随后回过神来,便各做个的事,纷纷忙了起来。

。。。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就这样告终。。。

时间的**转到了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这日也是朱由学小朋友的生日。

朱由学昏睡的这几个月里,皇帝打破了常规,既然罕见的连续上朝,而且还有选择Xing的减免了部分人的负担。

自从天下贴榜后,全国各路牛头马面纷纷赶往京师。

甭管他是皇家御用医生,还是江湖郎中,亦或隐居深山塞外的绝世高人。

给朱由学看过病后,都纷纷摇头。

这种病自己行医多年可是从没见过,师傅也没教过,古今书籍上也无从翻阅到。

病者睡昏睡,可是呼吸间有序,脉搏心脏跳动强劲而有力。这样的活力就是正常人也不过如此,这就是一怪事。

也正因如此,上有所需,下必好求。皇帝太子不让这些医者离去,这些医者也不想离去,这可是重要病症怎么可以就此错过。

朱由学的母亲王才人,整日整日的坐在他的床边,愁眉苦恼的看着他,王才人这几个月可是消瘦了不少,几乎每日都流泪,鬓角都有几丝银丝出现了。

朱由校手中拿着木头刻着的小人偶,站在床边念叨着“弟弟,你生日到了快些醒来,你看哥哥给你刻了这么多木偶给你。”说完又依在王才人身边。

朱由校还真是有做木匠的天赋,这才七八岁的小孩就将木刻运用的如此唯妙唯悄。

且看朱由学房间内和朱由校手上的木偶,各种神态都有,仔细观之都似一人,那就是朱由学,有他嬉闹的样子,有他吃东西的样子,也有他那为数不多的哭闹的样子,??????。

虽然朱由学受重视,但日子还得继续的过。皇帝和太子近来很忙,特别是这接近年关了,朝中诸事更多,还有一些祭天祭祖等活动都需要筹备。

这日,深夜。空中乌黑一片,各人都已入睡,除了打更和守夜的。

动了,能动弹了。谁在床上的朱由学从没放弃过去尝试控制身体,这一次,他成功了。谁虽然这只是轻微一动,外人不注意还看不出来,但是他可以感觉到。

时间在慢慢地流逝着,他也在努力着。

“砰”、朱由校白天刻好放在床边的木偶掉到了地上。

这一声响打破了寂寥的深夜;

这一声响引起了‘混乱’。

朱由学深知,自己可能已经改写了历史。毕竟自己是该死之人,又没死成。而且皇帝由于自己的存在好像对太子,比历史上两人关系好点,进来还破天荒的上朝理政。

就在这时,皇家御用相师,在关天象时,发现又有颗星渐渐亮了起来,还直逼帝星。遇到这事,这些相师便聚在一起,商量对策,最后决定报喜不报忧。

不多时,进入到梦乡的太子等诸人都起身来到了朱由学的房间。现在朱由学倒像帝王了,只要一有动静,所有人便急忙赶来,明知设呢么都帮不上,但人还是得来啊。就连宫中的皇帝都派了近侍前来瞧瞧。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二皇孙殿下已经醒了,臣等方才诊断过二皇孙殿下现在没事了,臣等在开些保养的方子就可以了。”跪在地上的为首的以为太医言道。

这几个月可没将他们吓死,时不时地遭受威胁。

“你等确信我儿没事了,没有误诊。”朱常洛不放心的质疑道。也不能怪他,他这也是怕了这些医者,太不靠谱了,几个月前直摇头说没办法,现在突然来告诉你说没事了、好了,任谁也不太敢接受这消息。

“回禀殿下,臣等可用Xing命担保,二皇孙殿下已经痊愈了。”这些几十岁的老头子可不傻,他们在多方会诊后才敢下这结论的。

“那就好,若是尔等欺骗孤,定当不饶。”朱常洛点头说道。“王安,去府库去点东西给几位医者。”

众医者,又再三拜谢推辞不受。来来回回几次才收下去。

“陛下,好消息啊,二皇孙殿下方才醒了,经过太医的诊断说已经痊愈了,现在只需保养保养。”近侍闻之朱由学好了,便又马不停蹄的回宫禀明圣上。

“你确信,没听错,亲眼所见”朱翊钧还是不放心的追问道,深怕空欢喜。

“陛下,奴婢怎敢骗您。这事千真万确,太子和太子妃他们都在那,奴婢没有亲自看到,但太子身边的王安公公向奴婢发誓过此事不做假。”近侍跪在地上颤抖回道。

“嗯,你退下去吧。”朱翊钧面无表情的挥手说道。

都道最是无情是天子,说变脸就变脸,比变天还快。

当然了,朱翊钧只是不让人知道他心中所想、所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